5.0

2022-09-02发布:

国模私拍AⅤ在线观看*奴役我的梦 1-2

精彩内容:

 第一章:技能戒


  「一盞黃黃舊舊的燈,時間在旁悶不吭聲。」

  聽著好多年前的一首歌,黃星站在天台上,回憶著自己的一生。

  在國企工作了近二十年,叁十八歲的黃星因爲打領導被辭退了。

  但他並沒有後悔,或許正是因爲自己性格上的一些缺陷,從高中大學一直到
婚姻工作都處處失敗,因爲從小家庭貧窮導緻的自卑,就算是有機會面對愛情事
業的時候,也會退縮。

  記得喜歡這首歌的原因,還是因爲暗戀一個從初中到大學的女孩子,但是後
來慢慢發現,那個女孩子也不過是愛慕虛榮的綠茶而已,更何況長得不高,也不
怎麽漂亮,不知道怎麽鬼迷心竅的喜歡上了她,愛情都是沒有道理可言的。

  年少的一幕幕在黃星的腦海中來回閃爍,心中越發淒涼,想著曾經失之交臂
的好女孩們,現在過得還好麽,是在誰的胯下婉轉呻吟?

  高樓下車水馬龍,夜色中萬家燈火,城市繁華,物欲橫流,哪裏有我這樣的
小人物能夠享受生活之所?黃星苦苦的想著。站在大樓天台邊上,不知道的肯定
以爲是哪個想不開的要自尋短見,但是黃星是沒有勇氣自殺的,也就發發感慨,
廖廖寂慰。

  「該回去了,休息幾天還得找工作。」畢竟還得養家糊口,想起自己幾歲的
兒子,黃星越發覺得自己責任重大。

  正準備往回走,一道黑洞在黃星面前出現,黃星來不及刹車,一下就撞了上
去。

  「餵!別推我!我艹!」好像撞到了一個人,黃星伸手想去拉,但是因爲自
己本來隨著慣性在前進,結果就變成了推,然後一起和黑洞消失在了天台上。

  第二天,什麽也沒有發生,黃星的父母愛人似乎忘記了這個人,似乎這個世
界從來沒有過他……

  四周一片漆黑,黃星倉促之間一把抓到了一只手,但是一股巨力在拉扯他們,
無奈他只好放手,不過手中似乎從對方手指奪過一個圓形的金屬,摸著應該是一
個戒指,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靈異事件的黃星,下意識的帶在了手上。周圍開始
變得有顔有色,空間感覺在震動,並且幅度越來越大,腦中仿佛被一塊巨石擊中,
黃星直接昏迷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黃星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個水稻田裏,旁邊還有一個男人昏迷不醒。
黃星不敢過去,站起來看了看四周,覺得環境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

  這時,一道黑洞又出現在了黃星的面前,一跳細長白皙的腿先從黑洞中跨了
出來,接著出現了一個女人。

  兩根黑色的布條吊著白皙的肩膀,沿著白嫩渾圓的胸部蓋住了乳頭乳暈以及
小半個奶球,接著往下在下體處彙合,勉強遮住了女性的重要部位,除此以外,
身無他物。黃星看的喉嚨發幹,他甚至能聽到自己吞咽口水的聲音。

  女人看了看他,又左右看了看,當發現另一個昏迷的男子的時候,臉色一變,
直接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昏迷男子的身邊。

  「我特麽這是眼花了?」黃星揉了揉眼睛,根本不敢相信,剛才是瞬移吧?

  女子查看了男子的狀態,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在原地來回踱步,嘴唇不停的
哆嗦,不知道在說些什麽。

  這時候黃星能夠細細觀察女人,站在女人側面能夠清楚的看到她S 型的優美
曲線。大概1 米7 的個頭,側臉能夠感覺鼻梁高挺,臉蛋白裏透紅,白皙的脖子
誘惑著男人們去親吻,側乳被黑色布帶緊緊勒住,像個橢圓的肉餅好像快要溢出
汁水,屁股挺翹,一走一停間能看到臀肉擺出一道道肉浪,但大腿缺結實又光滑,
腳丫雪白,黑色的指甲像寶石一樣鑲嵌在腳趾上,格外引人注目。

  「你…你沒事吧?」出于關心,也出于對美貌的向往,黃星像女人開口問道。

  女人聽到聲音後停住了腳步,面對他轉了過來,一偏頭,紅寶石勾勒的嘴角
微微翹起,露出羊脂白玉般的牙齒,及腰的青絲瀑布一樣彌漫開來,傾國傾城。

  黃星只覺得女人好看,妩媚,特別是笑起來的時候,自己的魂兒都要被勾走
了,但是他見過的女人太少了。家境又差,學習又差,讓黃星從小就有很深的自
卑感,看到漂亮的女孩子都不敢正眼多瞧一眼,所以也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女人
到底怎麽個好看。

  沈迷于美色的黃星突然發現女人妖精般的容顔近在眼前,伴隨著左邊胸口一
陣劇烈的疼痛。他緩緩低下頭,看到的是嫩白的手腕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胸口,
血順著T 血衫沿著左手浸透了褲子。

  「你…」黃星睜著大大的眼睛,不知道女人爲什麽要殺他,也不知道女人是
怎麽做到的。他只知道自己大概要死了,慢慢伸出左手,想要摸一摸面前的女子,
這一切來得太快,好像是一場夢境。

  手擡到一半,一陣金光閃耀,正是來自于之前戴在手裏的戒指。

  「怎麽可能,你怎麽會有技能戒指?」女人滿臉的不可思議,隱隱中還透露
出一絲害怕。

  女人取出了右手,看著手中的心髒,慢慢將它捏碎,伸出舌頭舔了舔手上的
血。「咯咯,果然低位面的臭蟲連血也是臭的!」黃星能夠感覺到女人好像更加
的開心,也更加的興奮。

  就算覺醒了金色技能又怎麽樣,只要在技能開啓條件滿足前殺掉他,一樣不
足爲懼,女人慢慢的想著。很顯然這只臭蟲的技能戒指應該來源于小少爺,不過
技能戒指可不會隨隨便便就被人取下並更換宿主,難道是因爲穿越位面裂隙的時
候出現了什麽意外?女人思索不到答案。她怎麽也想不到,在那個小少爺還在位
面裂隙沒出來的時候就被人推進去了,然後重新到達了一個新的時間點。在裂隙
中,一切能量都會被壓制,只有技能戒指能勉強提供不被空間亂流影響的防護,
但此時也是完全處在防護狀態,如果戒指易主,重新達到穩定空間,宿主就會更
換。黃星機緣巧合中拿到了戒指,成爲了戒指的宿主。

  女人隨著小少爺發現了著陸時間點不對,所以耽誤了一會,沒想到小少爺已
毫無生命氣息,頓時大驚失色,只能將眼前的男人殺掉,回去也好有個交代,到
沒想到歪打正著,黃星某種意義上來說確實是兇手。

  黃星手中的金光還沒完全消散,更大的金色光輝遍布他的全身。女人感受著
眼前男子身上浮現出的氣息,想要頂禮膜拜。

  黃星慢慢站了起來,滿身的血漬,但奇怪的是傷口已經消失,精力和神志也
恢複清晰。看著眼前睜大眼睛看著他的美女,一股親切感由心而生,不自覺讓他
又伸出手摸了摸女人的小臉蛋。

  「你…我…」女人並沒有阻止男人撫摸自己臉蛋的手,眉宇間露出掙紮之色,
終于眉開眼笑,嘴角又浮現出迷人的微笑,緩緩跪倒在地輕吟:「主人。」

  當黃星完成技能覺醒條件後,他瞬間就知道了自己覺醒的技能和使用方法以
及關于技能的所有知識。腦海猶如全系投影浮現在眼前的技能畫面,黃星慢慢看
了起來。

  自己手中的是金色技能戒指,必定能覺醒出最稀有的金色技能,不過…自己
覺醒的這個技能也真是非常特殊。

  「你叫什麽名字?」黃星看著身前跪在地上的美女。

  「小少爺以前都叫我風兒,因爲我的技能是速度之星。」風兒擡起頭柔媚的
看著黃星,輕言輕語。並顯現出手中的紫色戒指取下,雙手捧起戒指舉過頭頂,
遞到黃星的面前。

  黃星拿著戒指看了看,隨即就浮現出關于紫色戒指的各種技能數據。

  和金色技能不同的是,紫色及以下技能只有單個技能,比如風兒的速度之星,
只有一個加速的技能,而黃星的金色技能奴役,全名應該叫奴役系技能,除開覺
醒技能後能夠使用的主技能,還有一系列輔助奴役技能,不過一開始都不能使用。

  黃星在戒指和妹紙兩者間來回看了看,試探著說:「如果這戒指我不給你,
你是不是就像普通人一樣了?」

  風兒聽到以後,臉色瞬間沒有了血色,頭也不敢擡,顫聲說道:「是的,主
人。」

  其實黃星也只是想試試自己的這個奴役技能是不是真的有效果,現在看到之
前想殺自己的美女居然說話都發抖起來,說明技能是有效果的。

  黃星又重新注視著全系投影。奴役系,金色技能,開啓條件:將除汗液以外
的體液注入高位面生物體內;覺醒技能,奴役(1/2 ):被技能持有者注入體液
(汗液除外)的生物,心靈會臣服,但生物個體意識依然存在。

  心靈傳音,解鎖條件:奴役生物數達到2 ,;能夠無限距離與已奴役生物進
行傳聲交流,奴役上限+1. 肉體改造:…………

  …………

  下面倒是還有很多,不過黃星一時間也不太想看,倒是對眼前的美女風兒更
感興趣。

  「我說著玩的呢,還給你。」黃星把戒指重新還給了風兒,風兒忐忑的心終
于落下,心懷感激的收下了戒指。

  「不過你的名字不好聽,給你重新取一個吧。」黃星開始行使作爲主人的權
利。

  「請主人賜名!」風兒雙手手背抵頭伏地,虔誠之極。

  風兒,風兒,不如叫鳳兒?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抹倩影,黃星喃喃的說:
「以後你就叫雲鳳吧。」

  「謝主人賜名!」從此風兒就叫雲鳳了。

  「起來吧,我還有些問題要問你呢。」黃星畢竟沒當過奴隸主,也不是皇帝,
還不太習慣對人的不平等對待,剛才只是爲了證實技能的可靠性,達到目的以後,
即便是和奴隸說話,也還是想要平等對待。

  雲鳳緩緩站起身來,暴露的衣著又讓黃星兩眼一瞪,她嬌媚的笑了笑,輕扭
著身體。將兩手背在腦後,毫不在意黃星灼熱的目光,大膽的勾引起來。完全沒
有了剛才面對主人的溫順。

  「真是個小妖精!」黃星摸了摸鼻子,還好沒出血。想來這就是奴役技能說
的保留個體意識,不會扭曲人格,雲鳳還是雲鳳,只是多了自己這麽個主人而已。

  現在不是時候,黃星收起了欲望:「你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麽回事,還有那個
男的又是誰?」邊說邊指著不遠處的,現在應該已經是屍體的男人。

  用了半個小時的進行交流,黃星也說了自己的經曆,一問一答大概理清了線
索。

  死去的男子是一個高位面空間的人,是一個豪門世界的小少爺,非常有權勢。
那個位面空間和黃星所處的空間其實差不多,也是依據科技發展的文明,不過在
漫長的發展演變中,出現了技能戒指,能夠大大提升單兵作戰能力。技能戒指也
在演變中發展出了依據技能稀有度的金、紫、藍、綠、白色的技能,幾乎所有技
能在能夠幫助人們實現一些不可能的同時,也都存在著一些莫名其妙的副作用或
者使用限制。

  比如黃星的奴役系技能,被稱爲理論上最厲害的金色技能,但是所有曾經得
到過它的人都選擇覺醒金色戒指進行技能覆蓋,因爲開啓條件不可能實現。小少
爺所在的位面已經是他們科技研究中最高緯度的位面了,而且因爲不同位面發展
文明可能不一樣,比如以魔法文明所存在的世界,以修真文明所存在的世界,也
不可能和他們進行共同研究。所以從出現技能戒指開始,這個奴役系技能只存在
于教科書和各種技能檔案中,沒有過實際擁有者。

  至于副作用,比如雲鳳的紫色技能「速度之星」會讓擁有者對異性體液上瘾,
每隔一段時間不飲用異性體液,就會像戒毒一樣出現戒斷反應。

  小少爺剛剛成年,從父輩那裏得來了金色技能戒指,本來應該是拿到戒指馬
上就覺醒技能的,誰知道小少爺哪根筋不對,非要先去低位面,于是被黃星撿了
個大便宜。

  「那你們爲什麽要來這裏?」說著話,一只手已經保住了雲鳳,另一只手,
在胸前黑色布帶上畫著圈。

  雲鳳嬌羞的看了黃星一眼,大大的眼睛好像要滲出春水。「嗯…因爲各大世
家都想得到虹色技能,才讓子弟們在低位面進行技能戒指的制造,有一半的橙色
以下技能戒指都是在低位面中制造的。」

  「虹色技能?制造戒指?虹色技能是什麽?制造戒指又…唔!」還沒說完話,
雲鳳雙唇已經貼了上來,香舌像一條小蛇在口中亂串。

  嘴與嘴間的滋滋聲久久不停,黃星覺得口中香津四溢,隔著黑色布條大力揉
起了雲鳳的乳球。

  「嗯…主人…好舒服…」連著絲線的雙唇緩緩分開,雲鳳小嘴嬌喘,吐氣如
蘭,「主人的口水好好喝,咯咯。」

  黃星哪曾見過這樣的場面,感覺下體堅硬如鐵,就要扒開淫娃胸前的黑色布
條一品香乳。

  「嘀嘀!」口袋裏的震動聲響起,黃星心下蹊跷,感覺從褲兜裏掏出來看,
居然是自己二十年前用過的手機!來點還顯示著自己多年未見的發小的名字!

  不過今天已經發生了夠多的不可思議了,當下直接按了接聽鍵放在耳邊,還
沒聽清話筒裏傳來的聲音,另一只耳朵傳來濕滑的感覺。原來雲鳳小嘴貼在黃星
的耳邊,軟軟的舌頭舔著他的耳朵,兩個只手緊緊抱著黃星另一只手臂,乳球緊
貼,翹臀高聳,好像等待著另一個男人來采摘她的嫩菊。

  「嗯…餵…餵…」黃星忍著這別樣的刺激,準備和發小說話。

  「咋樣,準備好沒有啊?明天的同學會就能見到李佳了,是不是激動得都睡
不著了?嘿嘿」

  李佳?同學會?黃星這才慢慢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和穿著,然後望了望四周。
雲鳳雙臂挂在他脖子上,像小狗一樣舔著他的臉和頸。

  黃星不得不相信自己應該是回到了過去,現在確實激動得睡不著,不過不是
因爲綠茶李佳,而是身邊這個小妖精。

  「啊,哈哈,是啊,啊對了對了,明天我多帶一個人去吧,我一個人有點緊
張,哈…哈哈…」

  小妖精已經慢慢聊起了黃星帶血的T 恤,輕舔著他的乳頭,邊舔邊仰著頭媚
媚得看著黃星,眼角明顯帶著惡作劇的笑意。

  「你帶誰啊?」發小劉洋詢問。

  「帶…啊…帶我姐,我一個表姐,跑…跑我這裏來玩,哈…哈哈…」黃星感
覺自己的舌頭有點打結了。

  「哦,那明天八點半在樓下我們一起走啊!你今天怎麽感覺說話怪怪的。」

  「好…好,沒事,在外面散步,有點冷!沒事我就先挂了啊。」黃星看著已
經脫了他褲子正在埋頭吃雞的雲鳳,想著,你要是邊打電話邊被吃雞,你說話也
怪怪的。

  挂完電話,雙手直接放在了雲鳳的頭上,大力聳動起來。

  「讓你跟我打電話的時候逗我,讓你吃雞,我讓你吃!」黃星爽到已經完全
沒辦法憐香惜玉,只覺得下體的肉棒在一個漩渦中被吸得酸爽無比。

  雲鳳抱著黃星的屁股,把肉棒全根吸入,不時發出「嗚嗚」聲,高速的深入
抽插讓睾丸不停的打在了雲鳳的下巴上,陰毛鑽進了雲鳳的鼻孔,讓她感覺有點
癢,這股癢癢的感覺隨著鼻子聞著男人胯下帶著尿味的氣息,傳遍全身,慢慢彙
聚在下體的穴口,變成了騷癢,被忽略了的蜜穴已經泛濫成災,浸透了黑色布條,
滴滴答答落在水稻田岸邊的泥土中。

  黃星迅速將雲鳳遮蓋美麗肉體的布條扯下,邊抽插著雲鳳的口穴,邊欣賞她
巨大的乳球打在自己的大腿上,啪啪作響,配合著嘴裏咕叽聲,不知道的人還以
爲在肏穴。

  欲望得到些許滿足的黃星慢慢放開了按住雲鳳後腦的雙手,雲鳳終于獲得了
解放,依然保持著跪姿,雙手放在胸前露出的奶球上,頭微微仰起,慢慢吐出吃
著的肉棒,用舌頭從龜頭一點點舔到蛋蛋,又從另一邊舔回來,騷媚的看著黃星:
「主人的雞巴真好吃。」說著,還用舌尖輕挑馬眼,喉嚨發出「嗯嗯」的淺淺低
吟。

  心理征服的快感瞬間讓黃星生理快感到達極限,感覺馬上就要爆發的黃星,
按著雲鳳的頭,一下又插進了她的口中,使勁聳動幾下,在雲鳳的嘴裏噴射了出
來。

  此時的景象顯得淫靡十分,只見一根肉棒直插在光著身子半跪著的美女口中,
盡根而沒,還能從露出來的肉棒根部看到它仍在不停地抽搐;而一道白色粘稠液
體從那雙眼迷離、情潮湧動的美女櫻唇邊流過下巴不斷滴在地上,美女喉間仍在
不停蠕動,正在努力吞咽著口中的精液。

  男人渾身舒爽,下體用力向前頂,而雙手把那美女的臉緊緊按在自己的下身,
象是要把脈動的肉棒插得更加得深入,又象是防止美女受不住如此的沖擊而逃脫
似的。

  美女就覺小嘴裏的男性排洩器官不停痙攣著,從頂端射出一股濃重的液體射
向自己口腔深處,毫不猶豫地把那粘稠的發洩物吞了下去。不過男人發洩起來竟
是如此的猛烈,饒是她自己心理有了思想準備,還是不能完全應付過來,立刻有
一些白色液體自嘴角流了出去。

  在噴射出第一顆炮彈之後,黃星迅速自她口中撥出,並將她的下巴擡起。剛
從極度的快感襲擊中稍微清醒過來,雲鳳柔弱地跪在男人身前,用雙手捧著那對
堅挺的乳房,眯著眼睛,將俏臉仰起,一臉期待的正對著那達到極限的肉棒。

  在女奴美麗的睫毛不住顫抖下,一道洶湧澎湃的巨流猛地從男人的馬眼中噴
射而出,連同後來的幾道一起,白濁的精液一股腦地全數沖灑在她妖豔的臉蛋的
和被她高高托起的豐滿酥胸上,幾道洪流順著她深深的乳溝向她的下身沖刷下去。

  睜開美麗的雙眸,雲鳳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一邊微笑地看著黃星,一邊
淫蕩地伸出舌頭,把射在紅唇的精液全數舔入口中,用纖纖玉指將仍在她臉上、
胸前流淌的濃稠陽精撩起,一一放入小嘴中,有滋有味地舔啜著。

  「主人的精液味道好濃,以後雲奴天天都要喝。」雲鳳仰頭媚笑,臉上還有
少許未清理幹淨的白濁,淫蕩非常。

  感覺自己的蛋蛋都要射出去一樣,黃星虛弱的坐倒在地,雲鳳趕忙爬起來扶
住黃星。黃星臉色尴尬,本來雞巴就不大,勃起也就11、12厘米,現在射一炮還
站不穩,感覺自己是不是被小瞧了,隨口找了句話:「你這麽熟練,是不是給你
小少爺做過很多次了。」

  黃星說完就後悔了,自己的快言快語的毛病還是改不掉,正因爲這個原因,
以前得罪過不少人。

  「雲奴以前都是被小少爺逼著做的,哪有像對主人這樣全心全意,以後雲奴
整個身體都是主人的,主人不要嫌棄我!」雲鳳慌忙解釋,小臉哪還有半分妖豔?
眼睛大大的望著黃星,水色氤氲,楚楚可憐。

  黃星內心一動,將雲鳳裸身抱在懷裏,歎了歎氣:「我沒有怪你,以後你就
是我的人了,除了我,誰也不能碰你。」黃星怎麽也活了近四十年,那些話該信,
那些話不該信,都有分寸。換做今晚以前,哪裏找得到漂亮得跟狐狸精一樣的女
人爲了討你歡心說這些話?他如果能通過技能戒指改變自己,也一定能改變自己
周圍的人。

  雲鳳聽了,安心下來,主人不嫌棄她就好。嘴角又恢複了狐狸精般自信的微
笑:「主人現在想要雲奴麽?」說著,玉指從自己的蜜穴一直摸到了乳下,攀上
乳峰,慢慢揉搓著櫻桃一樣的紅豆,嘴裏又開始低吟。

  黃星想起之前查看的技能系裏的兩個技能,再加上剛才因爲從未經曆過的刺
激已經射得虛脫,忍住直接本壘的打算。

  想起了明天的同學會,沒猜錯的話,現在應該是黃星十八歲剛剛高考完不久。
黃星站起身來,對著雲鳳說:「你去找點像樣的衣服穿吧,你有錢麽?」兜裏一
摸,十八歲的黃星哪會隨身錢,尴尬得正不知道說些什麽。雲鳳嬌聲道:「主人
不用擔心,以我的身手還弄不來幾件衣服麽?嘻嘻!」

  看著恢複了小妖精模樣的雲鳳,黃星知道不用爲她操心了。看了看田間遠處
的微微燈火,心中激動:二十年前,我回來了!

国模私拍AⅤ在线观看